强行绑架、非法拘禁、动用私刑、致人死命、抢夺尸体、毁灭罪证、国法难容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23日

       神不接受冤魂 胡道夫叔叔冤死十三年多。他的灵魂依旧依附于大地, 起起落落, 久久不散。每天晚上, 它总是潜入我的梦里, 对我说:“菲儿, 我不会留在这个世界, 我不会接受它, 我不会接受它, 我不会接受它, 我不会接受它, 我的叔叔去吗?”我无语。久而久之, 我的正统价值观被撕成碎片, 变得不正统……十三年的伤痛刻骨铭心。当这一切都接近尘埃落定的时候, 我还是要站起来, 把我舅舅胡道夫的恩怨带到人间, 让这件事变回本来面目——唤醒世界, 清明天空, 安慰死者;位于河南省西南边境丹江湖畔, 伏牛山南麓的淅川县黄庄乡苏庄村。伏牛山深林沟壑, 云雾缭绕, 江湖涟漪, 雾霭浩瀚——香格里拉, 人间仙境!自然生态有赖于神的恩典;民风淳朴, 古人瘦今;紫气蒸腾, 流连于宇宙……世界闻名的“紫气铺”原址就在黄庄!然而, 当广老爷子刚踏入2000年的门槛时, 他看到的却不是来自东方的紫气的祥和安宁, 而是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…… 1、11点强行绑架非法拘禁:公元2000年1月5日00时, 胡道夫叔叔在东沟村楼上治疗两名妇女(他是村医)。李风华阿姨正在楼下做针线活。这时, 突然闯进来六人, 自称是黄庄乡的计生人员, 提议见胡道夫。姑姑见客人不客气, 很是紧张, 赶紧递上烟泡茶.来访者不理他, 坚持要见胡道夫。无奈, 姑姑从楼上把老公叫了下来。 “我正忙着看医生, 你怎么了?”我叔叔问;看到进来的是乡计生办梁主任, 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。他已经为自己的小女儿付出了太多…… “你忙什么, 跟我们走吧, 有了超级宝贝也没什么, 去村书记看看!” “等看病人之后……下午去可以吗?”叔叔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。 “别啰嗦了, 跟我们走吧!”两人一把拽住舅舅的胳膊, 一言不发地拖了出去。大叔努力挣脱。无奈, 又来了两个人, 分别抓住了他叔叔的腿……他的头在地上蹭了蹭, 鞋子也被拽了下来。姑姑吓得哭了, 问道:“道府犯了什么法?你们告诉我谁?”我叔叔冲着歹徒大喊大叫, 不停地求救。他打了他伯父几下, 然后狠狠的指了指自己的姑姑, 道:“你再讲, 我一巴掌打死你!”他吩咐其他人“把它拖到车上说吧!”大叔被拖了200米!附近的村民已经受不了了。一个老者道:“你拖着人死, 还不把腿放下来?!”这时, 人群聚集的越来越多。歹徒放下了他们叔叔的腿。姑姑从后面追上来, 说:“我不能说什么, 让我给他穿鞋吧。”还没系好鞋带, 歹徒就把我舅舅塞进了车里。 “这次你死定了!”梁姓主任得意的说道。婶婶说:“胡道夫没有犯法, 被活捉了, 它不会杀了你, 是吗?车子急匆匆地开走了, 留下目瞪口呆的阿姨和村民们面面相觑。舅舅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刚上学的7岁女儿。所谓超生, 是指绝育手术前的日子。田怀着的小女儿。
       孩子已经出生六年多了, 连户口都没有登记。他不仅受到了惩罚, 而且每年还送礼物。 , 名扬四海;所以生活比较繁华——但苍蝇只咬有缝的鸡蛋……村里的建筑物很少, 也许他们看到了一块“肥肉”?不过距离春节还有一个月, 怎么这么早就下来“扫地”了?我姑姑不明白。
       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惊呆了, 数次晕倒。 , 给你叔叔送被子, 天气这么冷, ”她说不下去了, 她推了一个包裹给我, 转身呜咽着。叔叔连村委会都没去。雪覆盖了地面我搭便车到村里, 舅舅被直接绑架到乡计生中心, 关在一间空屋子里, 三四个人守在门口, 听说我的来历后, 就把包裹拿走了, 把我推了出去。我不服, 往门口迈了一步, 一把抓住门栏, 喊道:“大叔!大叔……”没有反应, 歹徒强行折断了我的手, 又把我推了出去。此时, 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, 感觉难以忍受。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意义。 “权力”的——人格、尊严、民主、自由、权利……在这个时候一文不值。我只好来到乡政府大院向我舅舅的表弟、乡副镇长胡先生求助。他不在那里;他的妻子苏某听了介绍, 跟我一起来到了计生中心。当她提议见胡道夫时, 王守卫说:“我今天不行, 明天来, 等领导冷静下来。”之后, 他告诉我们离开计划生育中心。无奈, 我们回到了乡政府。想起舅舅一定饿了, 我在饭店买了一碗米饭, 就去了计生中心。里面的人商量了一会, 打开门, 我把饭碗递了过去。透过门缝, 只见里面大约有十来人, 一个个都惊慌失措, 仿佛发生了什么事。计生办打人是常事, 就像在黑道里一样。当我觉得情况不妙时, 我立即出去给姑姑打电话解释。然后我去村里找苏;没有人被发现。那一刻, 恐惧和无奈牢牢攫住了我的心, 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无能的人……我赶到乡派出所报案, 时钟指向了七点一刻。晚上。杨姓主任认真记录, 让我签字。随后, 他缓缓说道:“计生办是行政执法机构, 我们无权干涉, 明天可以看看情况, 我今天真的不能去。”他沉声道。没办法, 我回计生办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只见王某匆匆推倒一辆自行车, 后面跟着两个陌生人, 手里拿着听诊器。当我一再询问时, 王说他们是两个医生。请问谁病了?他说没有人生病的。这时, 门内有人议论纷纷;有人问, 胡道夫的侄子也在门外, 要不要让他进来?另一个答案:永远不要让他们进来。我在门外等了10分钟, 但它仍然没有打开;我预感到情况很严重, 于是又给姑姑打了电话。我来到乡政府, 找到了苏。她找到了一个同伴, 我们一起去了计划生育中心。此时, 计划生育中心只剩下王某等人。他们说, 明天再说吧。闻言, 带着几个村里来的亲戚, 众人纷纷散去。明天?距离明天还有多久?大叔还有时间吗?但是有什么办法呢?话不多说, 老百姓只能抓紧时间;期待一切都会好起来。噩梦接连的噩梦——在苏某家, 我被时间迷住了…… 2.扰乱生活, 颠倒黑白 2000年1月6日凌晨, 伴着深冬的寒风, 一股邪恶的气息在黄庄乡传开……然后, 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如野火一般传开——胡道夫自杀了!姑姑在亲人的陪同下, 半昏半醒地来到乡镇计生所时, 计生所的院子里已经围满了人潮。门关上了, 警察成了门卫, 院子里的警灯闪烁。医院内外的气氛极为紧张。人们让开, 让死者的亲属靠近大门。姑姑爬到地上, 坚持要进医院见姑父, 却被警察拒之门外, 双方发生了争执。一时间, 闹哄哄、骂骂咧咧、悲痛欲绝。这时, 从几个人从分娩中心的守卫中走了出来。头是一名警察。有人说他是公安局副局长。旁边是黄庄镇的镇长。拿着棍子的家伙。 “案子正在办, 你先回去听消息,

别闹了。”镇长对死者家属不冷不热的说道。 “鉴定结论一出来, 你就赶紧收尸吧。
       ” “鸽子永远不会自杀!让我们看看尸体和现场!”一位直系亲属愤怒的说道,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。人群骚动起来。 “别闹!”周副局长怒目而视, “大家一定要相信公安机关, 相信党和政府, 事情总会有定论的, 我们都走开!” ;因为这件事不仅打破了当地多年的宁静, 点燃了人们的好奇心, 而且人们多年积攒的怨气也应该永远释放出来……当然, 也不乏个别民众幸灾乐祸的心理。阿姨又晕倒了……大家带着她去了附近的亲戚家。那里过得很艰难。下午, 现场调查结束。公安局周副局长带着现场调查报告来到死者家属身边。他对姑姑说:“现场调查结束, 初步鉴定结论——你丈夫是用床单上吊自杀的。”围观群众纷纷表示:“大家一定要相信公安机关, 相信组织, 相信现场的证据。”再次面对姑姑, “葬礼我们可以处理, 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太久。” “胡道夫绝不会自杀!”死者的一个表弟对副主任喊道:“我什么都不信, 你在撒谎!给我们一份鉴定报告?” “这是一份存档文件, 我不能给你, 只报告结论。”副主任说。 “人都死了, 报告的结论不准看, 你们在掩盖真相, 掩盖坏人!” “别胡说八道!”副局长怒了:“再闹, 就按严重妨害公务处理;违反治安管理处罚规定的, 至少拘留10天!”这时, 姑姑闭上眼睛, 像泥巴一样倒下……几个人扶着姑姑, 而另一些人则冲进了计生中心……围观的人群冲进了院子里, 又喊又叫。 , 嘈杂声混杂, 就像一勺冷水倒进滚烫的煎锅里…… 大叔躺在门口的地板上, 面目全非, 愤怒、恐惧、无知, 还有一丝无法察觉的人生悲哀写在他的身上。苍白的脸……五官周围还有红色的大伤口, 还有全身被打的痕迹, 太恐怖了!年仅33岁的年轻人, 看上去就像一张50岁的老脸。这是大叔吗?怎么可能? !他有一个和睦的夫妻, 有两个孩子, 一个富裕的家庭, 一个富裕的生活, 一个好的事业, 一个健康的身体。他甚至计划在春天买一个店面, 开一个专门的门诊, 建一个大型药房。他仍然有很多美好的愿望和事业。梦境……可就在一天之内, 一切都烟消云散了……他穿越生死境界, 与亲人阴阳分离, 与他永远失去联系……大叔!三个孩子年幼无知, 不明白父亲的死对家庭和未来意味着什么, 站起来只是一边哭一边。姑姑哭得很厉害, 坚持要和丈夫生死相随, 回到极乐世界。亲戚们设法把阿姨和孩子们安顿好。随后, 叔叔的直系亲属分析了事件的经过和性质, 并商讨了善后事宜。他们得出了一个一致的结论:大叔不是自杀, 而是被计生中心非法关押杀人!鉴于这种情况, 决定暂不处理葬礼;舅舅一家在当地算得上是个大家族, 直系和旁系亲属加在一起就有100多个;没有人相信所谓的鉴定结论;他们都对叔叔被杀感到愤怒!因为他们失去的是一位品德高尚、医术精湛、受人尊敬的村医。于是,

分工在几个高级组织下进行:直系亲属守着尸体, 其他人开始寻找叔叔的死因。当然, 这无异于与乡政府对峙, 事情变得复杂起来。舅舅家拒绝处理尸体的态度, 让公安局和乡政府十分尴尬;一时间, 双方形成了对峙。下午, 公安局以进一步调查的名义, 接获了带头的计生所梁所长及其司机阮某;没有人怀疑这是一种特殊的保护形式。以债还命, 以杀生还——这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早已根深蒂固;毕竟, 如果有人被杀, 怎么可能不追究肇事者的责任呢? !剩下的打手先是组成攻守同盟, 都坚持胡道夫上吊自杀。哪个部门的车会接, 其他的人如拉弓之鸟, 无时无刻不在恐惧之中。到7日上午, 参与事件的6名打手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, 下落不明。对于有关方面“自杀”的结论, 死者家属提出了自杀动机、自杀工具、自杀过程、体表特征等关键问题。要求公安、检验机构重新评估;死者也是无辜的。有关方面对此置若罔闻。 1月8日, 初步完成案件取证工作;一切证据都足以推翻“自杀”的结论。
       要求提供法医尸检报告的请求仍然被拒绝。 1月9日, 黄庄乡政府提出“花钱避灾”的和解条件。共向死者家属支付了3万元“丧葬费和困难补助”。条件为:1月10日下午6:00前, 乡政府向遗体支付15000元;剩余的15000元将在安葬后支付。公安局周副局长坚定地说:“你根本打不赢政府官司!就算你告北京或联合国, 你也不会成功, 你应该来自农村!”他口头命令尽快将尸体带走;被迫签署第一份协议。 1月10日, 在淅川县公安局、检察院千方百计包庇犯罪嫌疑人、阻挠受害人家属上访、以各种方式威胁将尸体运走的情况下, 生怕尸体被停在公共服务部门给某人把手。经家人调研, 他们与乡政府签订了合同。签订补偿协议;尸体同意先被移走。可当尸体运走时, 却发现死者的一只手臂已经被扭断了!立即要求有关方面作出解释?同时地提交重新认证申请。有关方面无法解释, 拒绝重新评估;他们声称他们无法在任何地方获胜。该协议被搁置。事发后, 家中有多名有识之士上访, 先后上访公安、法律、纪检监察、人大及县、市、省各媒体部门。即使在北京……他们相信,

总会有朝阳升起的时刻——光天化日, 明媚的天空, 人们如何滥用公权浪费生命而不受惩罚? !此事惊动了新华社河南分社(新华社内参)两名记者。消息不慎泄露, 各地纷纷采取极端措施…… 1月12日, 县公安局、检察院从南阳市调来法医, 强行对死者尸体进行所谓的“无证复验”。任何文件或手续。鉴定结论维持了第一个鉴定结果——上吊自杀。周副主任说, 我们的考核和区域考核是最高的考核;没有其他人会来评估。死人已去, 坏人怎能随意屠戮、解剖、玷污圣驱?但谁能抗拒这股力量——为此, 死者的亲人极为愤怒! 1月18日, 黄庄乡政府在苏庄召开村民会议, 就胡道夫事件约定了三个章节:一是不许传谣, 二是非直系亲属不准探望死者, 三是不得约谈。记者或有关方面。一石激起千层浪——顿时舆论哗然, 民怨沸腾,

死者亲属与有关各方交战。潜在的。而这个消息似乎已经长出翅膀, 迅速传遍了周边地区, 引起了全乡、县乃至全市的舆论哗然!政府和有关方面终于坐不住了……1月20日晚, 县公安局周副局长召集了几个哥们, 黄庄镇及周边派出所的民警, 一共五十人还是乡政府的六十人, 冲进黄庄乡计生中心抢尸!这些人打伤了死者的姐姐和其他送葬者, 并强行将尸体和棺材运往镇平县殡仪馆。当时淅川没有火葬场, 农村普遍实行土葬。胡道夫以死换城人待遇:直升天! 1月21日, 有关方面怕是多做噩梦, 没有死者家属的签字, 胡道夫的遗体将在镇平县殡仪馆火化!炊烟升腾, 胡道夫的身躯瞬间消失, 怨灵残存于世……彼时淅川与黄庄, 乌云遮日, 黑夜遮罪。舆论和权力在这里展开了激烈的血战……?对于这种浪费人命、违背风俗、违背道德的无耻犯罪行为, 有关部门表现得麻木不仁, 没有良心;立案侦查, 检察院转介委员会推诿, 全国人大法制办公室也犹豫不决……死者亲属从惊愕中惊醒, 嫉妒某些部门的劫匪, 纷纷分享一样的仇恨!他们砸锅卖铁, 凑够钱, 就登上了广袤的信访路;他们不相信云雾缭绕没有消失的日子, 也没有成功的日子! 4.孤独狂野的鬼魂, 1月22日四处游荡.为掩盖非法拘禁、私刑、死亡、毁尸等犯罪活动, 乡政府起草了本案第二份协议书, 并利用一切人脉联系死者家属, 急于和解。在要求死者家属前往殡仪馆领取骨灰, 同时保证不再投诉的前提下, 黄庄乡民政厅给死者家属7万元, 6名计生人员交了2万元;共计9万元(见附件3)。 )。无论是道德上还是情感上, 死者家属绝不会收下九万! 1月30日, 县公安局到镇平县殡仪馆取出胡道夫骨灰盒;暂时保留(见附件 4)。 2 月 5 日。今天是除夕夜。可想而知, 舅舅一家过着怎样的春节……痛苦和悲伤渗入孤儿寡母的心中, 留下永久的悲痛……2月19日。为了留下有关当事人急于掩盖罪行的荒谬证据, 同时筹集足够的上访资金, 让我叔叔更容易在家庭讨论后提前一天下地, 与该村签订了第二份协议。之后, 我取回了舅舅的骨灰, 埋葬了——暴政、强权、欺凌改变不了任何事情——数百人的送葬队伍按照祖制向西山进发——这里, 政治与世隔绝传统和舆论。看起来很苍白。春寒, 灵旗在风中呼啸如白旗, 寒风凛冽……大叔的两个儿子轮流打旗。不知道他们年轻的心被这件事染成了什么颜色?纸币漫天飞舞, 像黄色精灵戏弄世界……拖拉机上的鼓手们不遗余力地吹鼓声震耳欲聋。剧目不断变化, 甚至一首《今天是个好日子……》都让大家捧腹大笑——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?或者是想发泄一下…… 西山脚下, 胡家的墓地里, 已经挖好了舅舅的墓。殷阳先生主持的葬礼正式而隆重。阿姨没来, 前两天住院了。舅舅的三个孩子哭得那么厉害, “告别”这个词在他们的意识中已经不再朦胧。亲朋好友无不悲痛欲绝, 曾经给过他们恩情、受人尊敬的活着的胡道夫, 如今已化作一堆灰烬, 成为不可磨灭的象征……这唤起了人们的深思——重回山林当然, 这个世界没有竞争和孤立;但有畜生……葬礼是在各级相关部门的监督下进行的——是权力的幽灵把那些没头没骨的人变成了机器——国之悲痛!葬礼是在各级有关部门的监督下进行的——是权力的幽灵把没有头颅的人变成了机器——民族的悲哀!葬礼后的第二天, 伯父家的兄弟们化悲痛为力量, 满怀希望地踏上了漫无边际的上访之路。时至今日, 恩怨犹在, 大雪来不及, 看来舅舅永远也不会安宁了……我时时感受到身体的悲哀, 心灵的沉重。上帝当然不接受受委屈的灵魂——他希望人类能够自救, 不再犯罪……谁能伸张正义?如果公权力、法律、民心都不能衡量正义, 世界就完全不同了。然而, 作为死者的直系亲属, 作为整个事件的见证人, 七年后, 当我熟悉了世界的悲伤, 努力摆脱生活的苦难和迷茫时, 我仍然相信法律, 相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!后记:整个事件经历了:非法拘禁、致人死亡、恶意认定、包庇犯罪、盗尸、滥暴、强行火化、破坏罪证、花钱避灾、荒诞、贪污、玩忽职守、粗心大意生活, 掩盖罪犯, 安抚强奸, 强奸舆论, 国法不容!这样一个过程。据统计, 仅黄庄乡政府就为胡道夫事件花费了50多万元。读者问, 为什么?这种无法无天的荒唐闹剧, 完全不合逻辑! ——原来, 黄庄乡计生所梁所长的舅舅是当时淅川县政府办公室主任……据查, 后来胡道夫事件的官方当事人几乎都晋升了, 原来的黄庄镇就是现在的马镫镇……我的天——还不知道是谁的神?药上的恩怨不离不弃, 这份仇恨永无止境……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?????2013.8.1

Copyright © 2005-2022 青岛塑料机械有限公司 qingdaosuliaojixie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tasteclub966.com)